大卫上学去

图画采取的视角是用孩子的高度来观看,换句话说,香农让读者用孩子的视角来看世界,因此画中的老师与妈妈都只画出下半身,而大卫的身体却占满整个画面。香农仿佛是用这样的做法来提醒读者,要从小孩儿的角度看待他们的行为,纠正、规范他们的过错时,尝试采取宽容与理解的态度,除了应有的处罚外,也不要忘了适时地表达爱。而大卫周围的小朋友们,虽然曾经受到过他的干扰,却仍然接纳了他,例如《大卫上学去》最后一个画面,大卫开心回家的路上,有两个小朋友友善地向他打招呼,好像正在等他。大卫确实很幸运,生长在一个充满爱的环境里,也许,他的顽皮捣蛋有一天会成为帮助别人的力量呢。

《大卫上学去》和即将出版的《大卫惹麻烦》是大卫·香农出版《大卫,不可以!》之后,继续以大卫为主角的系列作品。《大卫,不可以!》曾获1998年凯迪克银奖。在这本书里,香农以自己小时候制作的图画书为蓝本,刻画出一个调皮捣蛋的小男孩的形象,大卫最常听到的话就是“不行”、“不可以”,书里列举的被妈妈禁止去做的事情,全部是通过大幅的图画将现场情景直观地呈现给读者,精练到不能再精练的文字起了点睛的作用。小读者喜欢这本书,想必是由于从大卫身上看到了自己,大人则会发现自己就像大卫的妈妈一样,也常常把“不可以”挂在嘴边。

内容简介:

《大卫上学去》主要描述了大卫在学校学习规矩的状况。与《大卫,不可以》最大的不同是,在前一《大卫上学去》里,大卫唯我独尊、一个人胡闹;而在后一《大卫上学去》里,大卫的身边有了其他的小朋友,他必须得学会与别人相处,并且尊重学校里的规矩。

作者简介:

大卫·香农,美国凯迪克银牌奖得主,生于美国华盛顿,毕业于加州的艺术中心设计学院,之后到纽约发展,他为《纽约时报》、《时报杂志》和《滚石杂志》都画过插图,也曾设计过书籍封面。1989年,香农开始创作儿童图画书,他的作品屡屡得奖,其中《大卫,不可以!》夺得了1989凯迪克银牌奖、美国图书馆协会好书奖及《纽约时报》最佳图匦书奖。另一部作品《下雨了》得到了2001年的金风筝奖。

《大卫,不可以!》大获成功之后,大卫·香农出版了系列作品:《大卫上学去》以同样精练的文字概括了老师对大卫说的话,仍然是通篇的大幅图画,来表现大卫在学校里种种不合规范的行为;《大卫惹麻烦》则是由大卫自己发言,说出他犯错时找的种种借口。

这三本书除了书名页及最后一页外,都是由整幅跨页的图画所组成,让读者和图画之间没有距离;换句话说,画面上的空间,仿佛延伸、扩展到现实世界里来。这样的做法也让大卫有足够的活动空间,可以不受限制地为所欲为。不过《大卫,不可以!》和《大卫上学去》的最大不同在于:前一本书里的大卫唯我独尊,一个人胡闹;而后一本书里,他的身边有了其他小朋友,他必须学习与别人相处,并且遵守学校里的规矩。

这三本书里,每个跨页呈现的情景大都独立,与其他跨页不相关,最后的几个跨页图与图之间才有连贯性。例如:《大卫上学去》的结尾,是大卫受到老师处罚擦桌子,老师夸奖他做得很好,他终于可以快乐地回家了;而《大卫惹麻烦》的结尾,是他承认自己犯了错,并且向妈妈道歉,最后对妈妈说“我爱你”。换句话说,香农循着一种共同的模式写成这几个故事:故事前面的部分都是大卫的各种捣蛋行为,但是到了最后,他知道自己错了,愿意弥补、道歉,得到了原谅,受到了肯定,知道自己仍被妈妈和老师所喜爱。

大卫的造型既像是用几何形体拼接的玩偶,又像是孩子用稚拙的笔触描绘的自画像。这样的画法让大卫的表情和肢体动作更加生动,充满个性。虽然香农运用漫画的手法作画,画面中的场景却都颇具真实感,画家把柜子、墙壁、门、课桌和椅等的质感都描绘出来了。鲜艳的色彩营造出明亮的效果,衬托着精力旺盛、到处闯祸的大卫。大卫当然是每个画面的焦点所在,不过,绘者在画面里,还安排了许多让读者眼睛留恋的细节,家里和学校的摆设、被子上的图案、大卫的玩具……这些都增加了欣赏图画的乐趣。

图画采取的视角是用孩子的高度来观看,换句话说,香农让读者用孩子的视角来看世界,因此画中的老师与妈妈都只画出下半身,而大卫的身体却占满整个画面。香农仿佛是用这样的做法来提醒读者,要从小孩儿的角度看待他们的行为,纠正、规范他们的过错时,尝试采取宽容与理解的态度,除了应有的处罚外,也不要忘了适时地表达爱。而大卫周围的小朋友们,虽然曾经受到过他的干扰,却仍然接纳了他,例如《大卫上学去》最后一个画面,大卫开心回家的路上,有两个小朋友友善地向他打招呼,好像正在等他。大卫确实很幸运,生长在一个充满爱的环境里,也许,他的顽皮捣蛋有一天会成为帮助别人的力量呢。